听说市场上的饲料猪都含有激素残留

2019-09-21 17:45 来源:未知

文章摘要:

生长激素、安眠药、抗生素,甚至化肥尿素是否潜伏在猪肉里?一个的帖子,让猪也被圈入激素的阴影之中。但现实似乎比帖子来得乐观一些。

一个高度工业化的养猪场里养的猪。

“听说市场上的饲料猪都含有激素残留,真让人担心。”自从女儿出生后,33岁的陈启明,就改变了以往的消费习惯,只购买比普通猪肉贵亮倍的土猪肉。 在他居住的贵阳市中产社区—中天花园农贸市场里,土猪肉的价钱每斤超过了三十元,足以买到两斤以上普通猪肉。 “花钱买个放心。”这个贵州一家矿业公司的员工,这样解释自己的奢侈举动。 他不得不作出这样的改变:漂亮的小女儿刚满一周岁,正处于跌跌撞撞学走路的阶段。跌一跤就能让这个新科爸爸心疼不已,更遑论吃在孩子肚子里的食物。两年前发生的三聚氰胺事件,让他对于奶粉至今心有余悸。而最近,网络上一个存在了两年而又重新热起来的帖子,更是让他惶恐不安。 这个题为的帖子上写道:为了追求商品猪的生长速度,体形色泽,降低发病和死亡率,养殖户往往会在饲料中添加大量生长激素、安眠药、抗生素甚至化肥尿素之类的添加剂。当食用这类饲料长大的生猪出栏后,其体内的有害残留物将会严重影响人体健康。 帖子里,作者更是言之凿凿地称:这类商品猪都流向了市场,而养殖户们则只敢食用自己另外用天然饲料养出来的土猪。 对于这类“危言耸听”的帖子,像许多普通消费者一样,陈启明选择了“宁可信其有”的态度:按照传统养殖方式,一只猪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宰杀食用,但现在市场里能购买到的,却是只花了四五个月就出栏的生猪。陈启明断言:“不靠激素,猪怎么可能长这么快?” 饲料里的激素 从1998年开始,广东、浙江、上海、江苏、福建等省市,就接连不断查出含有“瘦肉精”(一种化学名为“盐酸克伦特罗”的肾上腺素类神经兴奋剂,属β-兴奋剂类激素)的猪肉,动辄上百人的集体中毒事件,更是层出不穷。 事故的频繁出现,使得激素就像幽灵一样,似乎潜伏在猪的体内,让消费者担忧不已。而作为生猪养殖的重要源头之一,大量中小养殖户对激素的了解程度并不比普通消费者高多少。光是那些生僻拗口的激素化学名称,对于通常只有小学文化的养殖户来说,都是不小的挑战。 贵州省遵义市泗渡镇施家坝村养殖大户杨子华,养了约500头大小不一的猪。 这些猪从出生就生活在几间篮球场大小的简陋猪舍里,里面永远充斥着浓重的臭味和数不清的蚊蝇。在一格狭小的猪圈里,一头臃肿的母猪侧躺在散落着几团粪便的肮脏水泥地上,十多只出生不久的小猪挤在一起嗷嗷地争夺着母猪的奶头。在另一端的猪圈里,几只肥猪同样躺在地上,每当有人走近,就会惊恐地站起来往墙上挤。 “土猪也是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。”50多岁的杨子华还有另一个身份—兽医,曾接受过几年的专业养殖培训。但谈到“激素”这个话题时,除了能说出“瘦肉精”这个常见的生长激素,他也是一脸茫然。 作为兽医,杨子华时常会被一些养猪场请去帮忙给猪治病。在他看来,在猪的生长过程中,最有可能被添加激素的过程就是饲料阶段。“养殖户缺乏专业知识,当然愿意使用那些能让猪长得又快又大的添加剂”,他说,为了吸引养殖户,不少不正规的饲料添加剂企业,就有使用盐酸克伦特罗、莱克多巴胺(在“瘦肉精”被严厉打击后出现的一种违禁替代品)等肾上腺素类激素的动机,“因为这些激素能够促进生猪生长、提高瘦肉转化率”。 两年前,杨子华曾经听说过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:国内某地的农村养殖户由于过量使用违禁激素添加到饲料中,使得生猪在出栏前就出现了背部皮肤开裂的情形,宰杀后的生猪猪肉在太阳下甚至能看到有虫子在蠕动。 杨子华的朋友—在泗渡镇销售农资用品的商店老板周天明,也听说过这件事情。“据说那些猪在吃了含有激素的饲料后,就会没日没夜地疯长”。直到现在,在描述病猪情况时,周天明还是一脸恶心模样。 在遵义市从事猪用复合预混料销售的王晋豪,也认同往猪饲料里最容易被添加激素。数年前,曾经有相熟的同行,暗示王晋豪“学习自己配料”,而这样做挣钱会更快。 王晋豪说,“自己配料”的意思就是在饲料中添加更多的激素。那位同行销售的饲料一度垄断了四川省内个别乡镇一级区域市场。原因很简单,这样的饲料最多能让猪在一天之内增重三斤! 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多 8月14日的中午,一名乡亲满头大汗地找到杨子华家—她家饲养的三头即将出栏的猪,突然得了痢疾。 这是一次农村典型的养殖户和兽医间的诊疗过程:经过简单询问后,杨子华判断病猪是因为食用发霉饲料导致的消化系统发炎。他给乡亲开了一盒抗菌消炎用的“金刚头孢王”,并得意地告诉对方,这种抗生素类兽药的药效“比青霉素还管用”。掏钱之后,焦急的乡亲便捧着药盒匆匆离去了。 在杨子华拿药时,这位乡亲告诉南都周刊记者,当地大多数养殖户确如网上帖子所说的,都专门养着几只供自家食用的土猪。但这样做的主要动机是,土猪肉的口感比饲料猪要好很多。 在大多数农村养殖户眼里,安排好猪的一日三餐,避开猪病就已属不易。只要猪能顺利生长,只要能治好猪病,哪怕加大用药剂量,就万事大吉。至于药物是否存在有害残留,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。 1997年,农业部开始禁止在饲料中滥用促生长激素、抗生素及一些化学合成药物,1999年国务院颁布条例,规定生产饲料和饲料添加剂不得添加激素类药品。但是,研究动物营养需要与饲料科学的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杨琳表示,为了提高生猪的繁殖、产奶、多长瘦肉等能力,促进猪的生长发育,个别养殖户会在饲料中违禁添加生殖激素、生长激素。 但是,在杨琳的调查中,养殖户所使用的激素种类, 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多,“通常就是瘦肉精、莱克多巴胺等化学结构类似的激素”。 至于被杨子华、王晋豪等认同的“饲料企业是添加激素罪魁祸首”这个观点,杨琳并不认同。“我敢保证99.9%的饲料企业,不敢去生产这种一旦被查到就可能倾家荡产的产品。” 杨琳十分担心我国肉制品检疫检验环节中存在的漏洞。按照他的估计,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猪肉,经过激素检测的“恐怕百分之一都不到”。而人一旦摄入猪肉中的激素残留,轻则出现头晕、恶心等中毒症状,重则诱发染色体畸变、恶性肿瘤,甚至直接导致死亡。 但对养殖户而言,只要是没有被畜牧管理部门查出问题,就意味自己的生猪健康没有问题。2007年,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山东省一个市乡镇农贸市场和村级销售点,未发现在猪肉销售过程中,有任何管理部门对猪肉作现场检验。 甚至连接受过专业培训的杨子华也有失误——在他家一处猪舍的护栏上,正摆放着几瓶适用于人类的土霉素、磺胺等抗生素类药物。而根据我国颁布的,国家早已明令禁止人药兽用。 传统的误区? 与杨子华那几间由砖木搭建而成的简陋猪舍相比,位于广东中山市三乡镇的白石猪场,简直就是猪的乐园。 这座占地面积达10多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养猪场被群山环抱,一排排大型猪舍就像工厂一样整洁。跟杨子华那些随时可以带客人参观的猪舍不同的是,白石猪场简直就是一处戒备森严的堡垒。 在全封闭的白石猪场里,所有人、车哪怕只进入猪场外围的办公区域,都无一例外都要经过紫外线、药液消毒。而工作人员只有经过一系列严格消毒程序后,才能进入最核心的猪舍。尽管这些猪舍每年出栏的商品猪多达十万头以上。 与国内大多数规模化猪场不同的是,白石猪场的商品猪绝大部分出口销往港澳市场。 港澳地区对生猪的卫生安全指标要比内地多。例如根据香港特区政府在1998年修订的第139章规定,供港食用动物严禁含有盐酸克伦特罗、沙丁胺醇等7种违禁化学物,另外羟氨苄青霉素、头孢噻林、土霉素、四环素等37种药物也规定了最高残留限量。这一规例被业界称为“7+37”,是所有承担内地供港猪肉业务的猪场最忌惮的红线。一旦内地出口猪肉中发现含有违禁成分,猪场很可能面临被取消出口资格的严厉惩罚。 尽管白石猪场总经理余丽明承认港澳市场的生猪准入门槛更高,但她认为,这并不意味着国内用工业饲料饲养的生猪,就存在整体性问题。“以往养殖户使用激素等违禁添加剂的情况,已经有了明显好转。” 对于公众难以理解的生猪只需要四五个月就出栏的疑虑,有近二十年养猪行业经验的余丽明说,公众存在认识上的偏差。“猪能长多快,长多大,并不是激素能决定的,最重要的还是看猪的品种优劣和饲料的营养成分是否均衡”,余丽明说,所有激素都只具有促进蛋白质合成、提高饲料利用率、增加脂肪的瘦肉转换率等作用,“要说彻底改变猪的生长规律,据我所知还没有发明出这样的激素”。 这样的判断也得到了杨琳的支持。他说目前已经广泛养殖的生猪,都经过了长期的遗传改良,其生长周期原本就要比土猪要快很多。在蛋白质水平相同的饲养条件下,摄入能量愈多,猪增重就愈快。而民间长期只用玉米、菜叶等低蛋白质饲料喂猪,从而导致了猪的增重要缓慢很多。 杨琳说,消费者在生活中还存在一些认知上的误区,“比如只买那些色泽很鲜红的猪肉,喜欢黄色爪子的肉鸡,以为这样就是新鲜、健康,其实这样的猪肉、肉鸡很可能是添加了砷制剂或者黄色素”。 请人养猪 然而,使用激素喂养的猪并未在市场消失。 广东省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猪场销售经理,向南都周刊记者透露说,在广东省内的增城、四会等少数区域市场,至今仍有个别养殖户在使用莱克多巴胺喂猪。 价格的压力挡不住人们追求健康的欲望。花高价买土猪肉的状况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大城市里,俨然已经成为一种潮流。2007年,广州市场几乎难觅土猪,如今土猪份额大概已占10%。 但是,对于什么是“土猪”,并没有准确定义。消费者们相信,食用那些只吃天然玉米、红薯、菜叶长大的土猪,就能避免摄入激素、抗生素之类有害物质。但是,养猪人却认为,所谓土猪指的是“土地品种”,而非目前占市场主导的外来“瘦肉型猪”,土猪也是可以用饲料喂养的。据“壹号土猪”的创始人陈生认为,土猪关键是指“本地品种”、“基因是老祖宗传下来的”。“土猪的肉质、风味,70%由品种决定。养殖模式、饲养时间都是次要因素,跟饲料的关系不大。”陈生说,消费者常常夸大饲料的影响力。 但是,一些苛刻的消费者,开始采取更保守的猪肉购买方式—他们连市场上销售的土猪也不放心,而是直接以支付一定费用的方式,委托乡下朋友亲戚帮忙养猪。这些订单,往往从年初就开始下,到了年终,他们便不辞辛劳地驾车赶来,收取严格按照“纯天然”方式饲养的“放心猪”。 陈启明的邻居赵亮正是如此。从两年前,赵亮就开始委托在乡下的亲戚,每年帮自己养两头猪。亲戚告诉他,用工业饲料养殖,两个人就能管理好一百头猪;而用传统方法的话,可能就连五头猪都管不过来。“每天光是煮几大锅猪食,然后一勺一勺倒进食槽,就是件苦差事”。 但这些辛苦,需要赵亮以每斤20元的价格购回。这些肉会被他用来制作腊肠、腊肉。除了供自家食用外,他还会以此作为礼物,赠送给亲朋好友。 “所有人都喜欢这样的礼物。”这个“猪肉”礼物,在赵亮看来,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那些贵重物品。 猪肉里的抗生素 饲养场滥用抗生素现象相当严重。使用抗生素的种类包括B一内酰胺类的阿莫西林、氨基糖苷类的庆大霉素和新霉素、大环内酯类的红霉素、林可胺类的克林霉素等。全球每年消耗的抗生素总量中90%被用在食用动物身上,且其中90%都只是为了提高饲料转化率而作为饲料添加剂来使用。动物广泛使用抗菌素,同样会导致“耐药菌株”的出现,使得原有的抗生素失去作用,导致动物细菌病难以控制。而且这些“耐药菌”极可能通过食物或动物与人的接触传播给人,进而使人产生耐药性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新豪天地3559发布于网站概况,转载请注明出处:听说市场上的饲料猪都含有激素残留